是余婉仪啊_

一个喜欢写写东西的咸鱼

终是错过了

“亦凡哥,我放手了。”
“自此,你娶你的美娇娘,我嫁我的俊儿郎。”
“今日嫁得良人,谢君不娶之恩。”




醇亲王府的大小姐,天棣国第一才女郡主,迪丽热巴出嫁了。
嫁给了当朝太子殿下,吴亦鹤。
不是六皇子吴亦凡。
世人皆以为这对金童玉女最终会走到一起,可最后却是没有。


迪丽热巴坐在梳妆镜前,安静的看着自己阿娘给她上妆,绾发。
王妃边给迪丽热巴梳发边唱:
“ 一梳梳到尾;
二梳我哋姑娘白发齐眉;
三梳姑娘儿孙满地;
四梳老爷行好运,出路相逢遇贵人;
五梳五子登科来接契,五条银笋百样齐;
六梳亲朋来助庆,香闺对镜染胭红;
七梳七姐下凡配董永,鹊桥高架互轻平;
八梳八仙来贺寿,宝鸭穿莲道外游;
九梳九子连环样样有;
十梳夫妻两老就到白头。”
“热巴,”醇亲王妃扶着迪丽热巴肩膀,俯下身,头挨着头,看着铜镜里娇俏的姑娘,眼眶微红,“热巴,你不想嫁的,不是吗?”
迪丽热巴抬起手,握住妇人搭在自己肩上的手,轻笑,“阿娘,怎么会不想,嫁给太子哥哥是天下所有女子的梦想,我也不例外。”
王妃轻叹一口气,“热巴,阿娘还不了解你吗?你曾说过,这辈子都不愿进入深宫大院,你说不想像你小姨一样,可如今,嫁给太子殿下,你以后,”她轻摸了摸迪丽热巴脸颊,“可就是皇后啦。”
“阿娘,现在说这些没有意义了。”迪丽热巴看着镜子里的阿娘轻笑,眼眶却红了。
王妃轻叹一口气,把凤冠给她戴上,拿过盖头,还想和她说什么,喜娘踏进了门,“王妃娘娘,郡主,迎亲队到啦,快,盖头得盖上了叻。”
王妃给她盖上盖头,和喜娘一人一边搀扶着她出门,却见吴亦凡站在门口。
王妃和喜娘皆是一顿,迪丽热巴不解偏头,“阿娘,怎么了?”
王妃神色复杂,声音有些干涩,“热巴,六皇子来了...”
迪丽热巴身子一僵,声音微颤,“亦...六殿下?六殿下怎么来了?”
吴亦凡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凤冠霞帔的女子,她本来会穿着这一身嫁给他,是他把她推开了,“我...来背皇嫂上轿。”
王妃正要拒绝,却被迪丽热巴打断。
迪丽热巴努力笑着,却挡不住发颤的声音,“那就...有劳六皇子了。”
吴亦凡转过身蹲下,“上来吧。”
迪丽热巴轻轻推开搀扶着自己的两人,一步一步迈向吴亦凡,摸索着趴到他背上,那一瞬间眼泪止不住落下,吴亦凡被落到颈窝的泪珠烫的身子一僵,哑着声音,“热巴...怎么了?”
迪丽热巴把头埋在他颈窝,哭腔压抑不住,“亦凡哥,我要嫁人了啊。”
吴亦凡垂眸看着青石板,轻声道:“我知道啊,热巴要嫁人啦,嫁给未来最尊贵的人。”
“吴亦凡,只要你一句话,我可以放下一切跟你走。”说着,她自嘲一般嗤笑一声,“可你不会,我不值得你这么做。”
吴亦凡抿唇不语,脚步放慢,似乎这样,就可以和她到天荒地老。
他有他想做的事,如今唯一能护住她的,就是当朝太子,可他不能告诉她。
可这条路,到底是到头了。
吴亦凡轻轻把她放下,退开一步,对着迪丽热巴一拱手,“祝皇嫂皇兄,百年好合,白头到老。”
迪丽热巴不顾一旁喜娘和王妃的阻挠,轻掀起盖头,满是泪痕却带着笑的脸映入吴亦凡眼帘,他怔忡的看着她,耳边是她那一惯软糯的声音,带着决绝,他听见她说:“亦凡哥,你真狠啊。”
“亦凡哥,我放手了。”
“自此,你娶你的美娇娘,我嫁我的俊儿郎。”
“而今嫁得良人,谢君不娶之恩。”
说完,迪丽热巴放下盖头,手一伸,喜娘扶着她的手,她毫无留恋的朝着轿子走去,她不回头了。
不必回头了。
吴亦凡愣愣的站在原地,还未从迪丽热巴刚才那番话回过神来,王妃扯着他上了轿子,嘲讽一笑:“六皇子,如今这结果,你可满意?且随我去太子府,看热巴拜堂。”
吴亦凡看着她欲言又止,王妃气极反笑,“六皇子这是怎么了?莫不是现在才反悔?”
吴亦凡垂眸看着自己那双背着迪丽热巴走向轿子的手,声音有些苦涩,“您不必如此...”
醇亲王妃气的眼眶都红了,可她不想多说了。
两人一路无言,直到到了太子府。
吴亦凡站在一旁,看着迪丽热巴下了轿子,跨过火盆,将手递向太子,他多想冲出去拦住,可他不能。
吴亦凡浑浑噩噩随着宾客进了大堂,周围似乎有人对他打招呼,他胡乱应付着。
直到喜娘高喊:“吉时到——!”
吴亦凡站在离迪丽热巴最近的地方,看她随着喜娘的声音一次一次跪下,磕头。
听到喜娘喊:“礼成——!”,吴亦凡看着迪丽热巴被人搀扶起来,被丫鬟送入洞房,他突然有种预感,这一礼成,他们再也回不去了,哪怕他的那件事做成,也回不去了。


一年后。
太子妃迪丽热巴生下一儿一女,皇上退位,太子承袭帝位,立太子妃为皇后,皇后所出长子为太子,长女为长公主,遣散后宫,天下大赦三年。
六皇子封为亦王,迎娶宰相长女为妻。


三年后。
迪丽热巴正坐在花园里教两个孩子习字,两个孩子不知怎的,面容竟是有些像吴亦凡,随嫁丫鬟碧落慌张跑来,“娘娘!娘娘不好了!娘娘!”
迪丽热巴眉尖微蹙,声音温柔却带有威严,“皇宫之内大吵大闹成何体统?”
碧落扑到她腿边,满脸泪痕,“不是的,不是的娘娘,六王爷...六王爷他...”
迪丽热巴眉头越皱越深,伸手擦干她脸上的泪痕,“你别着急,慢慢说,六王爷怎么了?”
碧落疯狂摇着头,眼泪不停的流,“六王爷率军逼宫了!”
迪丽热巴闻言一愣,“你...说什么?”
碧落抓着她的手用力摇晃,“六王爷逼宫了,皇上...皇上...”
迪丽热巴回过神,用力抓着她肩膀,“皇上怎么了?你快说!皇上怎么了?!”
碧落哭的泣不成声,“皇上被六王爷...斩了...!”
迪丽热巴只觉眼前发花,好半晌都回不过神,好在两个孩子被她和碧落吓到,哭出了声,这才让她回神。
迪丽热巴握着碧落肩膀,郑重的交代:“碧落,你带着太子和公主赶紧出宫,往南走,走的越远越好,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回来,听到没有!”说到最后,她的声音拔高有些凄厉。
碧落愣愣的看着她点头,回过神来才发现不对,紧张的抓着迪丽热巴,“娘娘,我们走,那你呢,要走我们一起走。”
迪丽热巴温柔笑着,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,“乖,碧落,我会去找你们的,你们先走,太子和公主太小了,你要好好带着他们,要教他们习字读书,要让他们知书懂礼,一定要好好教导他们。”
碧落有些惶恐,迪丽热巴却来不及说那么多了,她调整了表情,温柔的看着两个孩子,“梵荻,繁棣,母后决定带你们出去玩,但是母后要先去找你们父皇,你们和碧落姨姨先走好不好?”
两个孩子哪懂其中弯弯绕绕,懵懵懂懂被迪丽热巴塞给碧落,迪丽热巴不舍的看着两个孩子,在两个孩子软嫩脸颊留下一吻,解下腰间玉佩塞到碧落手里,“碧落,你知道我们家钱庄的隐藏点,这块玉佩你见我用过,以后,你就是我,现在,赶紧走,走!”迪丽热巴推搡着她,眼眶通红,声音尖而凄厉。
碧落抱着两个孩子,哭着转身就跑,迪丽热巴看着她的背影远去,直至再也看不见。

吴亦凡朝着凤梧宫大步走去,有些兴奋,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拥有迪丽热巴了,再也不会有人阻挠他们两个在一起。

迪丽热巴换上出嫁时穿的凤冠霞帔,端正坐在床边,微风拂过,凤冠上的珠玉碰撞发出脆响,迪丽热巴手边端正放着一封信,和一把剑,是当朝皇帝的佩剑。
吴亦凡踏进凤梧宫寝殿便看见这样一幅场景。
他尚未察觉出不对,眼含惊喜,朝着迪丽热巴走去,“热巴,你,你知道我要娶你?你是要嫁给我吗?”
“站住!”迪丽热巴冷喝一声。
吴亦凡条件反射的停下,这才隐隐觉得不对,“热巴...你这是干什么...”
迪丽热巴轻笑一声,“六王爷,好威风啊。”
吴亦凡心里的不安愈加强烈,“热巴...你...”
“六王爷,我是你皇嫂。”迪丽热巴闭上眼叹息道。
吴亦凡闻听这话,眼里蔓延上冰霜,“马上就不是了。”
迪丽热巴睁开眼,平静的看着他,“六王爷,皇上呢?”
“他?死了!”吴亦凡听见她问皇上,内心愤怒翻腾。
迪丽热巴浅浅笑着,“果然啊。”
迪丽热巴拿起身旁的剑,一点一点抽出,凛冽剑光刺的她眼睛疼。
“热巴你干什么!”吴亦凡又惊又怒。
迪丽热巴放下剑鞘,两手握着剑柄,剑刃横至脖颈,“吴亦凡,原来这才是你想要的吗?”
“不...不是...热巴你先放下剑...”吴亦凡目眦欲裂,心痛的看着迪丽热巴颈部白嫩的皮肤被利刃划开,鲜血顺着留下。
“六王爷,我这一身,只为一个人穿,如今他死了,那我,作为皇后,也要随他去的。”迪丽热巴答非所问顾自念叨。
“不...他没有死...没有死...我刚才都是骗你的...我是生气乱说话...他没有死...你放下剑...”吴亦凡慌乱解释,眼眶通红。
迪丽热巴浅笑摇头,“六王爷,你生什么气呢?”她看着他,丝毫不觉得自己说出了对他而言恶毒至极的话,“最没有资格生气的,就是你啊。”
“六王爷,我走之后,烧了这凤梧宫吧,这是太子哥哥修给我的,我不想这座宫殿被你后宫的女人住着。”她看着他笑的温柔极了,就像那年他翻上墙头为被禁足在家的她解闷时她笑的那样,“也别拿你那双抱过别的女人的手碰我。”
“我嫌脏。”



吴亦凡站在床边,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儿,因为涂了胭脂口脂,就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,他伸出手,却在要触碰到她的脸之前停下,他不能碰她,她说她嫌脏。
吴亦凡突然看到一旁的那封信,上面标准的瘦金体写着:吴亦凡亲启。
他木然的拿过信封拆开,里面的内容却让他目眦欲裂,他眼珠剧烈颤动着看向迪丽热巴的尸体,嘴唇不停抖动,却说不出一个字。
吴亦鹤在这时闯了进来,看见迪丽热巴躺在那里,冲过去却看见人儿早已没了生息,眼眶瞬间通红,他一拳揍向吴亦凡,咬牙切齿的喊:“你混蛋!”
吴亦凡木然站着任由他动手,吴亦鹤夺过他手里的信,快速看完,吴亦凡伸手想抢,吴亦鹤冷笑一声,内力一震,纸张化为粉末。
吴亦凡慌忙去接飞散的粉末,“你干什么...你干什么!!”
“吴亦凡,现如今,你满意了?哈哈哈哈哈哈哈,好,你要这帝位,我给你便是!都给你!这天下!都给你!可热巴,我带走了!”吴亦鹤愤然脱下龙袍丢给他,俯身抱起迪丽热巴朝殿外走,吴亦凡连抱住他的腿,“大哥,大哥不要,求你,不要带走她。”
吴亦鹤抽回自己的腿,毫不留情朝外走,当他踏出凤梧宫,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长啸,是困兽悲鸣。



“亦凡哥亲启
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一定就躺在你的手边了,毫无声息的。
以后没有六王爷了,只有皇上了,对吗?
你做什么都可以,可你为什么要杀太子哥哥?
你还记得我曾问过你愿不愿意娶我,那时我就有孕在身。
有没有想起什么?
中秋节那晚,你被人下了药,想起了吗?
太子哥哥不喜欢女子,是我求他帮忙。
或许这一切都是我的错,我不应该找他帮忙,那样,太子哥哥便会被皇伯伯废掉太子位,那样,你就会是太子了,那时候,结局是不是就不一样?
可是没有如果。
亦凡哥,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。
梵荻和繁棣我让碧落带走了,你也别找了,他们属于我,而不是我们。
吴亦凡,这一次,我真的走了啊。
今后,愿陛下万寿无疆,拥万里江山,享无边孤独。”





“今后,愿陛下万寿无疆,拥万里江山,享无边孤单。”

我本来想写甜......

我真的很爱那个跟我不可能有未来的你。




吴亦凡要出国了。

迪丽热巴站到吴亦凡面前,眼眶微红,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她喜欢他那么多年,如今却是最后一个得知这消息的人,她以为不管怎样,他总是会告知她一句的,可如今,到底是她想错了。

吴亦凡抿着唇,垂眸看着她,心里隐隐有些愧疚,可他没有办法,她的喜欢炽热如火,可他回应不了她的感情。

顾虞把手自吴亦凡手弯抽出,轻笑着拍了拍吴亦凡的手臂,“你和热巴说说话,我去前面那家咖啡店等你。”

吴亦凡点了点头,看着顾虞跟迪丽热巴打了个招呼便朝前走去,直至看不见她的人才将视线放到迪丽热巴身上,声音有些迟疑,“你...想说什么吗?”

迪丽热巴眼眶通红,却是弯眸笑着,可吴亦凡却觉得她下一秒似乎就要哭出来。

“吴亦凡,你要走了啊。”迪丽热巴软软糯糯的声音传入吴亦凡耳朵里,谁都不知道,他其实最喜欢迪丽热巴叫他的名字,软软糯糯的,软进心坎儿里。

“嗯,要走了。”他对她笑了笑,如此回答着。

“那你能不能陪我去迪士尼玩一天呀,我还没有去过迪士尼呢。”她背着手身子前倾,面上一派天真。

吴亦凡张了张唇,他说不出拒绝的话,可他又不能答应她。

“吴亦凡,好不好呀?”迪丽热巴带着祈求看着他,眼里已经盈满泪花。

“...好。”吴亦凡到底不忍心,掏出手机给顾虞发了条信息,然后才抬头看向迪丽热巴,“现在就走吧。”

今日周一,迪士尼的人比周末少了许多,但两人俊男靓女的组合依旧引人注目。

迪丽热巴拉着吴亦凡的手直奔旋转木马,吴亦凡刚想挣脱,便看见迪丽热巴哀求的目光,手上一顿,到底没有挣开。

迪丽热巴手里拿着单反,给了一对情侣拜托他们拍照,然后她拉着吴亦凡坐上那种两人并排的木马,手里握着泡泡机,不停的吹着泡泡。

吴亦凡有些无奈的看她一眼,任了她这些本应该情侣间做的事情。

迪丽热巴握着吴亦凡的手,开心的像个孩子得到了最想要的。

可她知道,都是假象。

迪丽热巴和吴亦凡下了旋转木马走向先前那对情侣,迪丽热巴接过单反道谢,那姑娘羡慕的看了吴亦凡一眼,“你男朋友好帅啊。”

迪丽热巴抢在吴亦凡开口之前对她说,“是吗?谢谢你呀。”

吴亦凡挣开迪丽热巴的手,蹙着眉看着她。

迪丽热巴对那对情侣说了再见,拉着吴亦凡走到一边,她松开手,低头看着鞋尖,脸上笑容消失,“吴亦凡,就一天,都不行吗?”

吴亦凡看着她的背影,突然发现这个从小跟在他身后的小姑娘长大了。

“...好。”

迪丽热巴惊讶的回头,她以为他会拒绝的。

吴亦凡对她轻笑,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,牵起她的手,“走吧,'女朋友'。”

迪丽热巴呆愣了一下,扬起笑,“嗯!”

迪丽热巴和吴亦凡在迪士尼疯玩了一整天。

她拉着他的手走遍了迪士尼的各个地方,和她最喜欢的唐老鸭一起拍了照,他给她买了两个唐老鸭的气球系在她手腕上,给她买冰淇淋让她拍照,和她一起自拍,在情侣墙留言......

他陪她做了所有情侣做的事,这是他走之前唯一能为她做的事了。

23:50,吴亦凡和迪丽热巴坐在他们这趟旅程最后一个地方——摩天轮上。

迪丽热巴坐在吴亦凡对面,两人相顾无言,包厢外只剩少余灯火,在包厢快要到达顶端的时候,她看着吴亦凡轻声道:“吴亦凡,我其实,真的很爱那个跟我不可能有未来的你。”

23:59,迪丽热巴倾身吻上吴亦凡的唇,鼻尖萦绕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,吴亦凡感觉有水滑落在唇上,伸舌卷进嘴里,竟有些苦涩,“你...”

迪丽热巴坐回位置上,脸上泪痕遍布,可她处在暗处,吴亦凡看不见,她声音平稳,不似哭着的人,“吴亦凡,我要去意大利了。”

不回来了。

那天晚上,吴亦凡到底没看见她的泪痕。

那天以后,吴亦凡也再没见过她。



吴亦凡和顾虞分手了。

在迪丽热巴走后。

新闻快报:上海到意大利的一班航机在地中海坠落,机上一名为迪丽热巴的女游客失踪。

“喜欢到,只要你想,我就把我的所有都交给警察。”
只要你想,我可以连我的命都不要。



迪丽热巴站在门前,握着门把手,垂下头想着刚走的那个男人。

她想把他做成人偶永远陪在自己的身边。

她喜欢他,她从来没想否认过这个事实,甚至有的时候,她想把自己的收藏品给他看,哪怕因此会丢了性命也无妨。

可是,还不到时候。

等到了那个时候,她会把一切都交给他。

“妹妹背着洋娃娃,来到花园看樱花...”迪丽热巴哼着童谣朝着地下室走去,被耽搁了这么一段时间,也不知道她的人偶姑娘怎么样了。

许婉瑜躺在石台上,耳边传来了迪丽热巴的歌声,她不再颤抖,也不再流泪,她知道,没人能救她了,她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,也没有机会知道了。

“娃娃哭了叫妈妈,”皮鞋敲击地板的声音咯嗒咯嗒,“树上的小鸟笑哈哈,”迪丽热巴手里提着一件lolita,这是她给她的人偶娃娃做的衣裳,“娃娃啊娃娃为什么哭呢,是不是想起了妈妈的话...”迪丽热巴低声唱着恐怖童谣,却仿佛唱的是摇篮曲,她轻抚着许婉瑜的头发,“娃娃啊娃娃不要再哭了,”她温柔的望着她,“有什么心事就对我说吧。”

“从前我也有个家,还有亲爱的爸爸妈妈,”迪丽热巴重新戴上手套拿起手术刀,“有天爸爸喝醉了,”沿着刚才划下的地方继续往下,“提起了斧头走向妈妈,”在许婉瑜的胸膛上切割出一个Y字型,小心翼翼的掀起人皮,“爸爸啊爸爸砍了很多下,”小心翼翼的取出胃,“红色的血啊染红了墙,”把胃放进福尔马林里,“妈妈的头滚到床底下,”取出肝放进瓶子里,“她的眼睛还凝望着我呐,”歪头想了想,拿起针开始缝合,“后来爸爸求我帮帮他,”小心翼翼的缝着,擦拭着流出的鲜血,“我们把妈妈埋在树下,”皱了皱眉,没了耐心再这样缝合,随意的几针缝着,“爸爸又举起斧头了,”看着流出的鲜血莫名的烦躁,拿起针管插进许婉瑜的静脉里放血,看着血液流进瓶子里,缓缓的舒了一口气,“剥了我的皮做成了娃娃。”

“你看,我给你准备的衣服,好不好看?”迪丽热巴把裙子提起来给许婉瑜看,她是个混血儿,长相随了母亲,金色的卷发,碧蓝的双瞳,只是轮廓柔和了许多,像个洋娃娃,这样的裙子最适合她。

不待许婉瑜给她反应,放下裙子,看着许婉瑜愈加苍白的脸,还有那双怨恨的眼,轻笑,“对,就是这样的眼神,要一直保持这样的眼神喔,直到死去。”

看着这头柔顺有光泽的卷发,迪丽热巴突然来了兴致,“我给你梳头发吧?”

迪丽热巴推来了一张椅子,小心翼翼的抱起许婉瑜放到椅子上,拿起梳子给她梳头发,“你头发长的真好,”手上柔顺的触感让人流连不已,“真想取下你的头皮,可是这样的话,就不能把你做成人偶了。”许婉瑜惊恐的瞪大眼,为什么,为什么?!她还那么年轻,为什么要死在这个疯子手上?!

“你还是做成人偶好看些。”迪丽热巴略微可惜的摸了摸许婉瑜的头,许婉瑜头皮一麻,她到底...还要承受多久才可以结束...她不知道。

迪丽热巴打开一旁的音响,提起裙子在这狭小的地方跳起了舞,许婉瑜的视线逐渐模糊,失血过多正让她迈向休克,耳鸣夹杂着钢琴曲大概是她这一生听见的最后的声音了。

迪丽热巴满意的看着自己新的收藏品,提着裙子一跳一跳的上了楼。


吴亦凡坐在车里,静静的望着前方,他一直没走,仿若一尊雕像,直到看到别墅二楼出现了一抹纤细的身影,眼珠才稍微动了动。
手边的手机传来震动,吴亦凡不耐的接起电话。
“......”
“......”
“......”吴亦凡直接挂掉了电话,刚准备放下手机,刚才那个电话又打来。
“吴亦凡你怎么挂我电话!”大大咧咧的男声从电话那头传来。
“有事?”吴亦凡一点也不想搭理他。
“没事就不可以打电话给你?”
“......”挂断。
“吴亦凡你再挂我电话我就...!”
“......”挂断。
“吴亦凡,吴大佬我错了,我有事找你。”
“说。”
“晚上有个晚会,姑妈让我带上你一起。”
“晚会...需要女伴吗?”
“当然需要了。”
“...好,我去。”
“嗯...嗯?!”
“你把地址发给我。”说完,吴亦凡就挂了电话,拔下车钥匙下了车。
晚会需要女伴不是吗?

变态迪×变态控吴(一句话短文

“你喜欢我吗?”
“喜欢。”
“有多喜欢?”




夏日的夜晚总是不太宁静的,别墅外阵阵虫鸣蛙叫,微风拂过,带走了一点夏日的烦躁。
别墅内,迪丽热巴鼓捣着瓶瓶罐罐,把配好了比例的药混合在一起,带上医生做手术时带的手套,口罩,帽子,穿上了隔离衣,拿起镊子拈了一团棉球,蘸了酒精擦拭着手里的手术刀。
那副认真严肃的表情就像是准备着一场神圣而庄严的手术。
如果忽略那躺在石台上,一脸惊恐的少女的话。
“迪...迪丽...热巴...求...求...你...”少女口齿不清的唤着,企图祈求少女放过自己。
迪丽热巴恍若未闻,把棉球丢进垃圾桶里,端着工具走到石台旁。
石台上的少女眼珠不安的转动着,眼泪大颗大颗的顺着眼角滑入发里。
迪丽热巴笑了笑,手指轻拂过少女的额头,“别哭啊,哭坏了这双眼睛可怎么办?”
“不...不...要...求...求...你...”少女止不住的颤抖着,她不想死,可她更不想生不如死,她希望眼前笑的如天使一般的少女能放过她,或是给她一个痛快,可是,迪丽热巴并不想随了她的愿。
迪丽热巴的手指从少女的额头滑向面颊,轻轻的摩挲着,“求我?”迪丽热巴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,一脸的不可置信,“你居然在求我。”说着,手指一路向下,停在了少女心脏的上方,“我想想,换了心脏多久?半个月?”纤细的手指慢条斯理的解开了少女衣服的纽扣,看着少女左胸上的伤口,手指轻按,“现如今求我?可曾想过她也曾求过你?”看着伤口被自己按的崩裂流出鲜红的液体,迪丽热巴的神情越发的柔和,“乖,你看,这些都是给你准备的。”迪丽热巴快步走到一旁的桌前,指着桌上的玻璃罐给她介绍,“这个,用来放你的心脏,不,是她的心脏,这个用来放你的胃...”迪丽热巴温柔的看着她,一个一个的告诉她,然后走到一旁还要高出她一头的玻璃罐旁,“这个,用来放你。”
少女眼里的生机随着迪丽热巴一个一个的介绍而逐渐泯灭,迪丽热巴看着这一现象,觉得颇为有趣。
“为...什么...”她不懂,她为什么要这样对她。
“为什么?”迪丽热巴睁大了双眼,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好笑,“没有为什么,我想,于是做了。”看着少女眼里升腾起来的愤怒,迪丽热巴十分的开心,“这样不好吗?把你做成我的人偶,一直保持一个样子,多好?”像是怕少女不信,迪丽热巴拉开背后的帘子,露出她刚才给少女看的罐子,不同的是,里面都有着人,或是人的器官。
迪丽热巴指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,“你看,她这副样子,多美啊。”
“啊...啊....!”少女害怕的想要尖叫,可她叫不出来,她惊悚的看着迪丽热巴,疯子,疯子,她一定是个疯子!
“别怕别怕,我会很温柔的。”迪丽热巴轻拍了拍她的脸,语气温柔的哄着,像是哄着害怕打针的孩子。
“不...不要...”少女惶恐的看着迪丽热巴划开她的胸膛,她看着鲜血流出,自己却毫无痛感,不要...不要...谁来救救她...谁来救救她...
“叮咚。”似是上天听见了她的心声,一旁的管道传来了门铃声。
迪丽热巴的动作顿了顿,悠悠地叹了口气,放下手术刀,右手轻抚了抚少女的头发,语气好似对着自己珍爱的宝贝,“乖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“是...吴先生?”迪丽热巴打开门,有些惊讶的望着门外的人。
“嗯,打搅了。”吴亦凡面色平静的点了点头,一点也没有突然打搅别人的自觉。
“不会,进来吧。”迪丽热巴柔柔的笑着,侧过身示意吴亦凡进来。
迪丽热巴拿了一双拖鞋放在吴亦凡面前,转身进了客厅,“吴先生想喝点什么?”
“咖啡。”吴亦凡径直走向沙发坐下,一点不像个客人。
“吴先生有口福了,刚到的咖啡豆。”迪丽热巴有些无奈的笑看着那个自觉的人。
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吴亦凡目光跟随着这个像天使的女孩,这样直白的目光是个正常人都受不了,偏偏迪丽热巴跟个没事儿人一样。
“吴先生,试试。”迪丽热巴脸上依旧挂着温柔的笑,把咖啡放到吴亦凡面前。
吴亦凡端起咖啡闻了闻,浅尝了一口,“不错。”也不知道他是说人不错,还是咖啡不错。
“吴先生来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迪丽热巴在吴亦凡对面坐下,双手交叠放在膝上,发丝微卷散在脑后,温柔的笑着,眼角的泪痣都是温柔的。
吴亦凡无法否认,迪丽热巴真的像个天使一般,至少,人前的她是这样。
“你认识许婉瑜吗?”吴亦凡抿了一口咖啡,看着面前这个被自己视作嫌疑犯的女孩。
“嗯,认识啊。”迪丽热巴点了点头。
“她失踪了。”吴亦凡放下杯子,定定的看着迪丽热巴。
“嗯,我知道。”迪丽热巴放下杯子,柔柔的看着吴亦凡,“吴先生是怀疑我吗?”
“希望不会被我找到证据。”
“好的。”
吴亦凡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个对着自己温柔笑着的姑娘,她居然不否认。
“那我就先走了。”吴亦凡站起身,微微欠了欠身子。
迪丽热巴也站起身,“我送送你。”
“今天多谢款待。”
“不会,吴先生再见。”
“再见。”
吴亦凡站在栅栏外,看着这栋别墅,想着它的主人。
有趣。

一句话短文

奶奶说,人有两条手臂是为了拥抱自己最爱的人。




迪丽热巴喜欢吴亦凡,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?她也不知道了。
大概是他替她拦下了别人敬的酒的时候,大概是他把外套给了穿着裙子的她的时候,大概是他唱歌哄喝醉了的她睡觉的时候,大概是她替他翻谱子却看他入迷被他打额头提醒翻谱子的时候,大概,是见到他的第一眼的时候。
可是吴亦凡喜不喜欢她呢?她不知道。
一向胆大的无所畏惧的迪丽热巴,在面对喜欢吴亦凡这一事上,不可否认,她把自己藏进了自己的壳里。
她害怕,怕那结局不是自己想要的。

“迪丽热巴!”
“什么?什么什么?”迪丽热巴回过神,看向身边气鼓鼓看着自己的人。
“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?”安然伸出手指一下一下的戳着迪丽热巴的额头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“抱歉抱歉,刚才走神了,你说了什么?”迪丽热巴连忙求饶,可怜兮兮的看着这个小祖宗。
“你啊!”安然又戳了两下才停手,“我说,今天晚上有联谊舞会,一会儿你陪我去买礼服,顺便买你的。”
“舞会?”迪丽热巴肩膀一垮,“我不想去啊...”
“你说什么?”安然眼睛一瞪,迪丽热巴秒怂。
“我去,这么热闹的舞会,我怎么会不去呢!”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让安然直翻白眼。
“说说吧,这次又看上了那个帅哥?”迪丽热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眉一挑,这家咖啡磨得不错啊。
“哇迪丽热巴你什么意思!”安然气的想掀桌。
“没有没有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随意敷衍两句,一副我懂得的样子,安然本来想透露一点晚上吴亦凡告白的事,现在顿时打消了那个念头,哼哼,晚上你才知道你不该惹我。
“哇然然你在想什么,笑的这么奸诈?”迪丽热巴蓦地觉得背后一阵凉意,右眼皮狂跳。
“没有,啥事儿都没有。”一想到晚上的事安然就忍不住好心情,她这个当了缩头乌龟这么久的好友,终于熬到头了。


“热巴热巴,这一件怎么样?”安然提出一件礼服,是一条细吊带长裙,胸前镶了满满的细钻,从上到下黑色到蓝色的星辰渐变,闪闪亮亮的,是不规则裙摆,前高后低,有一条三米长1.5米宽的披帛,从左至右黑色到蓝色的渐变,有着烫金,在灯光下显得迷幻漂亮,安然越看越满意,“热巴热巴,你去试试。”
“我?”在一旁吃着店里提供的蛋糕的迪丽热巴猝不及防被提及,一脸惊愕的抬头。
安然嘴角抽了抽,看着这个嘴角沾了奶油的人,深呼吸一口气,她决定让吴亦凡多给她买一个包,不然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,“对,就是你,快去!”
“好好好,马上马上。”三两口吃完了手里的蛋糕,扯了一张纸擦了擦嘴,把纸丢进了垃圾桶然后接过礼服进了试衣间。

当迪丽热巴挽着披帛出来的时候,安然被惊艳到了,太美了,真的太美了,难怪吴亦凡说这条裙子一定很适合她。
只是后来安然才知道,这条裙子是吴亦凡亲手设计的,当然,这是后话了。

“然然?”迪丽热巴伸手在安然面前晃了晃。
安然回过神,拍开迪丽热巴的爪子,转头看向导购,“这条裙子有鞋子搭配吗?”
导购点了点头,“有的,我这就给您拿来试一试。”
安然点了点头,拉着迪丽热巴坐下。
鞋子是一双一字带的细高跟儿,鞋头镶了细钻,同裙子一样,是黑色到蓝色的渐变。
迪丽热巴换上了鞋子,走到镜子前,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,她险些不认识了。
“然然,我就要这条了。”迪丽热巴换回自己的衣服后,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导购,“麻烦你把衣服和鞋子给我装起来  谢谢。”
安然随手选了一条白色抹胸长裙一起结了帐,两人提着买好的衣服鞋子出了店门。
“接下来呢,还有些时间,去干嘛?”迪丽热巴偏头看着安然。
安然伸手伸了个懒腰,看了一下手表,拉着迪丽热巴走向旁边的星巴克,“喝咖啡。”
“还没喝够啊!”迪丽热巴忍不住哀嚎。




迪丽热巴刨了刨头发,大波浪卷的长发散在脑后,拿起车钥匙,“然然,我先下去开车等你。”
听见里屋应了一声好便下了楼到车库,径直走向自己那辆mg65,他不像其他女孩子,喜欢娇小一点的车子,她就喜欢这种方方正正的大车,连安然都说她在车这一方面像个男孩子,笑着摇了摇头,等安然上了车,油门一踩,朝着舞会举行的地点行去。

迪丽热巴和安然进会场的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,也有很多人前来搭讪,但是都被安然赶走了,迪丽热巴拿了一份糕点和一杯香槟挪到角落,至于安然,在赶走那些人之后就不知道去哪里了。

“这里有人吗?”熟悉的声音在迪丽热巴耳边响起,迪丽热巴手一抖,抬头看着这个把自己笼罩在他阴影下的人。
“没...没有...”迪丽热巴木木的摇了摇头,不知该作何动作。
“都沾到脸上了。”男人略微无奈声音响起,迪丽热巴还没反应过来,脸上蓦地传来异样,她呆愣愣的看着男人把手指放进他自己的嘴里吸吮,反应过来后脸瞬间爆红。
“吴...吴亦凡...!”软糯糯的声音让吴亦凡的心都忍不住柔软。
吴亦凡在她旁边坐下,腿一翘,手搭载迪丽热巴背后的沙发上,两人坐的近,在外人看来,就好像吴亦凡搂着迪丽热巴一样,迪丽热巴自然也是发觉了,只是她舍不得挪开,嗅着男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,迪丽热巴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心酸,以后谁可以在这个怀抱里撒娇呢,一定不是自己吧。
“热巴?在想什么呢?”
迪丽热巴回过神,看着凑到面前的这张脸,脸忍不住又红了,喏喏道:“没想什么...”
“你怎么老是这么一副呆呆的样子。”吴亦凡捏了捏她的脸,颇为无奈。
“我哪有!”迪丽热巴鼓了鼓脸,被这么一说,心里的羞怯也少了一点。
“真的没有吗?”吴亦凡刮了刮她的鼻子,往沙发上一靠,松了松领带。
迪丽热巴的强迫症怎么能忍受这样的场景呢?
迪丽热巴凑上前给他整理着衣服,嘴里忍不住念叨,“大庭广众之下就不要这么没有形象,这又不是家里。”
吴亦凡悄悄伸手揽住迪丽热巴的腰,闻着小女人身上好闻的味道,“知道了管家婆。”
迪丽热巴给他整理好以后准备坐直,却被腰间的力量带的往前一扑,她惊讶的抬头看着吴亦凡。
吴亦凡低头吻了吻迪丽热巴的眼睛,“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说完,不等迪丽热巴反应,站起来拉起迪丽热巴就走。
直到吴亦凡帮她扣上安全带,前往一个未知的地方,她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在海边,安然冷的瑟瑟发抖,她暗自发誓,她要吴亦凡送她5个包,不,10个。

到了海边,吴亦凡牵着迪丽热巴走,走到一条由蜡烛摆放形成的道路旁边,然后让迪丽热巴站在那里,而他顺着道路走到尽头,抱起尽头的那束玫瑰,转身一步一步走向迪丽热巴,伸手把她拥入怀中。
“迪丽热巴,我喜欢你,喜欢你很久了。”






有些时候,感情可能总需要一个人义无反顾的挺身而出,说不定,他也喜欢你很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