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余婉仪啊_

一个喜欢写写东西的咸鱼

沉默




“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,莫回头。”






    这是潘子死的第十四年。
    吴邪每年都会在这个时候去巴乃小住一段日子,今年也不例外。
    把行李放到胖子的那座吊脚楼里,吴邪便提着酒去了张家古楼那里,坐在湖边,也不那么规矩,两坛酒,潘子一坛他一坛,就这么喝着。
    他就这么坐着,手指里夹了根烟,他是不应该抽烟的,时不时抱起坛子喝一口酒,跟潘子说着这一年的事儿。
    天色渐黑,胖子叫王盟来喊他回去吃饭,他一口干了坛里的酒,又把另一坛打开浇进湖里。
    吴邪点燃了自己身上所有的烟,又冲王盟招了招手,“王盟,过来,把烟拿出来。”,他的嗓子不知道是不是被烟熏过,还是忍着哭腔,听起来压抑又奇怪。
    王盟把烟掏出来递给他,吴邪接过又全给点上,然后站起来拍了拍王盟的肩,“潘子,王盟现在可有出息了。来,给你潘哥打个招呼。”
    王盟飞快的看他一眼,然后低下头,恭恭敬敬的喊了句:“潘哥。”
    吴邪又拍了拍他的肩,手一挥,“走,回去。”
    王盟沉默的带着他往回走,他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看见他的老板眼眶通红。
    身后的烟默默地燃着,烟雾袅袅似是对两人告别。
    或许是因为在山里,天黑的快些,回去的路漆黑一片,吴邪整个人都绷紧了,可他恍惚回到了十四年前,也是如同这般,雾气弥漫,那个男人卡在山缝里,对他说最后再为他保驾护航一次,他唱着歌为他送行,最后一声枪响,他永远留在了那里。
    再也没有人掩护他一路安宁。
    风声呜咽,他恍惚听到那个男人的歌声,他叫他,“小三爷,你大胆的往前走,莫回头。”
    王盟听见身后脚步声停下,转过身正打算询问,可他看见的却让他沉默了。
    吴邪满脸泪痕,看着王盟,露出一个哭一般的笑,“王盟,你潘哥怎么还不带着你嫂子来见我啊。”
    王盟沉默着,吴邪似乎也不需要他的回答,自顾自的往前走,擦肩而过时,王盟听见了他压抑的呜咽。








    此一别后再见无期,明知却还想自欺。
    蓦惊醒,挥散过去,可笑当初天真好奇。
    记得同经历的往昔,而如今衣冠冢立。
    酒洒尽,无人共饮,角落里再无声息。
    歌声又在耳边重复响起,泪模糊了眼睛。
    前方路渐清晰,我却已看不清,雾气渐散弥。
    谁曾护我一路安宁。